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再平 > 把社会责任纳入银行行为目标函数

把社会责任纳入银行行为目标函数

4月17日,由《银行家》主办的2010中国金融营销奖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我应邀出席并发表了《把社会责任纳入银行行为目标函数》的演讲。以下是本人整理的演讲文稿。

谢谢主持人!《银行家》杂志年度“金融营销奖”设第一奖项为“社会责任奖”,我体会,与其说是奖励企业家在社会责任方面的作为,不如说是在向我们的银行家营销社会责任,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是值得肯定的。就银行业的社会责任,我做三点点评。

一、我们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在社会责任方面已经做了大量可圈可点的努力和业绩

刚才有14家银行获奖,建设银行、中国银行、招商银行、北京银行、上海银行等等,多是我们的会员单位,都有很多感人的事迹和事例,作为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我以他们为荣。

我2009年参加过一个“慈善榜”发布会,看到公益捐赠排名,所有企业前15家中,有7家是银行业金融机构,所有金融企业前10家中,有6家银行业金融机构。

据不完全统计,2005年,中国银行业支持社会公益事业涵盖教育、文化、体育、医疗卫生、科技、环保等众多领域和行业的捐款总金额达到15475.92万元,2006年为27417.09万元,2007年为64314.11万元,2008年为10.1亿元,2009年共计开展扶贫帮困项目1,647个,涉及资金达34.82亿元,受助人数达61.29万人,捐款总金额每年翻番。

二、我们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理应承担更多社会责任。

如果说一般企业都应尽社会责任的话,那么银行业金融机构,由于是靠公众存款、公众信心支持的,其业务活动关系社会经济发展,关系民生幸福,其服务产品属准公共服务产品,其机构属准公共机构,具有特殊重要性,因此理应承担更多社会责任。

刚刚三月份,我应邀参加了德国的银行业大会,他们的总统和总理都出席此大会并发表演讲。他们国家一、二号领导人何以如此重视银行业大会?就因为在他们看来,银行业具有特殊重要性。他们的总统伍尔夫是这样说的:“银行业和金融部门对于国家的经济运行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银行业的工作,对于整个经济发展来说,责任重大,而且极其重要,这些大家都非常清楚。”“在德国,大约有70万银行从业人员在不辞劳苦地工作着,他们为个人和企业提供着各种金融服务;为储户、农民、工商业者、中产阶级和大企业提供专业的理财建议,他们用自己辛勤劳动,保障了经济的正常有效运行。”他们的总理默克尔也这么说:“我们都深切地体会到了银行的重要性,它与几乎所有的经济行为密切相关,接受存款、提供贷款,为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创造相关的必要条件。”

我们的银行业其实更具特殊重要性。在整个金融资产中,银行业金融资产约95%,在人民银行刚刚公布的第一季度社会融资结构中,银行业金融机构的间接融资占比超过85%。我们的金融体系属于极端的银行主导型。

三、我们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在社会责任方面还应深化认识、做得更好。

上面提到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德国银行业大会的演讲中反复强调他们的经济体制是“社会市场经济”,在那样的市场经济中,通过政策框架,使企业和公民能够自由地发展。所有的参与者都有着相同的权利和义务,同时也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她还以下面的观点结束其演讲:“如果我们要继续享受市场机制给我们带来的成就,如果我们希望市场经济模式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利润,更快的增长和繁荣,并在21世纪继续发挥它的强大作用,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承担起责任。”

如果说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强调自我及社会双重双向责任,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当然更应强调自我和社会双重双向责任。所谓双重双向责任,即参与其中的企业和个人既自我负责、自负盈亏,又承担一定社会责任,对社会负责;反过来,社会也对企业和个人负一定责任。

极端的计划经济是片面责任经济,比如企业不自负盈亏,个人不自我负责,社会对企业和个人几近负全责,企业和个人几近完全依赖社会,同时也强调企业和个人对社会负责,也算双向责任,但是单重的,即企业和个人只对社会负责,不自负其责。那样的片面责任经济定然缺乏微观活力,或者说其微观基础非常脆弱,其社会犹如沙滩建筑或空中楼阁,自身难保,何以对所有企业和个人负全责?因而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极端的市场经济也是片面责任经济,即企业自负盈亏,个人自我负责,社会对企业和个人自由放任,几近不负责,企业和个人也几近不承担社会责任,不对社会负责。

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和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算是上述两个极端片面责任经济之间的中庸之道。

所谓深化认识,第一点就应深化到上述经济社会哲学的深度。

第二点,讲企业社会责任,多理解为对帮贫扶困、慈善捐赠、社区行动、环保行动、公益事业等非利益攸关者的责任,其实更应强调对利益攸关者尽责,从对利益有关者尽责做起。就银行而言,首先要对存款人、贷款人、理财者等各类客户、所在社区、员工、股东等直接利益攸关者尽责。如果哪家银行对存款人、贷款人、理财者等各类客户、所在社区、员工、股东等直接利益攸关者责任缺失,应该就没有资格谈更多社会责任。按市场经济原则,银行利益最大化与其对利益攸关者所尽之责是高度正相关的。因此,只要市场纪律严格,银行就不得不对利益攸关者尽责。

第三点,应谋求银行自我责任与社会责任高度统一。一个自我责任缺失,比如不能自负盈亏的银行,没有资格谈社会责任,也没有能力承担社会责任。而如果以牺牲社会利益为代价追求银行利益,那样的自我责任或自负盈亏,当然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不能包容的。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要求的银行社会责任应该是,银行自我责任与社会责任相互包容、相辅相成。用行为分析的术语来说,就是要将社会责任纳入银行行为的目标函数,使方程式左边的银行利益目标与方程式右边的社会责任变量高度正相关,让银行利益与其所尽社会责任成正比,而不是相反。这样,银行就不得不在追求其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同时尽社会责任。

这样的“强制”当然取决于巧妙的制度安排。通过怎样的制度安排将社会责任纳入银行行为目标函数,是一个很值得深入探讨的重大课题。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