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再平 > 曾被envy撞过一次腰

曾被envy撞过一次腰

1981年,我准备考硕士研究生,自学许国璋英语,学到第二册第9篇课文“the devoted friend”,其中有句“envy is a terrible thing”,让我联想到上高中时曾被envy撞过一次腰的经历,一下就把envy那个单词、那句话甚至那篇课文记住了。

话说高中阶段,60里以外的一所文革中停办师范的课桌、床铺、仪器、文具、图书、体育用具等遗留物全部划归我们那一穷二白的学校,但须师生们自己去搬,那段艰苦本人已在“永驻我心艰苦大堰高中”的博文里做了描述。组织大搬运之前,学校做了战前动员,还开了誓师大会,我被安排代表全体学生上台表决心,决心书中用了一句 “要让千难万险在我们脚下化尘埃”的豪言壮语,打动了校长,校长就让我跟他做拉拉队,在搬运队伍前面岩石、墙壁刷打油诗、标语口号,鼓动士气。开始我有点儿受宠若惊,挺得意,也颇得校长赞赏。

没几天,怎么同学中的好朋友,尤其从一个小地方来的亲近亲密朋友都不理我了,还时不时听到冷嘲热讽:“你今天又空着手‘让千难万险化尘埃了’?”更有一个过去跟我好得可以穿连裆裤的同学,趁晚上黑灯瞎火,贴着统铺上刚睡下的我的耳门,悄悄狠狠地骂了我几句,我勃然大怒,跳起来跟他理论,他却适口否认,没旁证,就算了。

事情还没完。一次,我们同一小地方来的几个好同学结伴回家,走到半路,就是过了叫黑湾的大坡之后的一个废弃的寺庙旁边,就有个同学说要教训教训我,我说为什么?“凭什么我们扛东西一趟又一趟,累死累活,你却跟校长当拉拉队,出尽风头?”就有另一个同学跟着起哄,上来当胸一掌就把我仰翻叉叉推倒在地,还好我背着个背篓,那背篓挡了一下,没受重伤。我有理说不清,也打不过那几个人,很屈辱,眼泪在眼眶直打转,仰面倒在地上好些时才自个儿爬起来,闷闷地回家,也没告诉家人,到学校后也没告诉老师。

但我心知肚明事态的严重,就跟校长说我不当拉拉队了,我也要加入搬运队伍,直接去扛东西。校长并不知道事情的原委,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并表扬我觉悟高。就那样,我也跟同学们一起一趟又一趟地扛课桌、铺板、仪器、图书、体育用具,跟大家打成一片。那样,过去的同学亲近情谊又回来了,那些曾经的好同学还是好同学。

当时完全只是凭直觉做出了那样明智的选择,还没意识到envy乃是人人固有的劣根,在一定情景下就会发作。而且,越是亲近亲密的关系,越容易引发envy,甚至亲兄弟亲姊妹,甚而父子、母女之间,再甚而夫妻之间,都可能产生envy。而一旦envy劣根发作,就可能摧毁可贵的亲近亲密甚至亲情关系。

所以,envy is a terrible thing,千真万确!

在我们的生活工作中,必须对envy留个心眼,一般不要触发可能人人固有的envy劣根。守住那个底线,相对安全许多。

曾被envy撞过一次腰,不止是很容易记住了envy那个单词、那句话甚至那篇课文,更是懂得了如上所述的人生哲理。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