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再平 > 教师职业生涯从树立“师道尊严”开始

教师职业生涯从树立“师道尊严”开始

 

“乱哄哄的课堂,调皮捣蛋甚至挑衅惹我生气的学生……”那样的情节至今仍时常出现在我的梦境。那一定与我当过老师而且很在乎课堂秩序、“师道尊严”有关。

我十七岁到公社中心学校当民办教师,开始我的教师职业生涯。从当学生对老师的观察知晓,老师要是讲不好课,或维持不了课堂秩序,无能软弱,没有“师道尊严”,会被学生瞧不起,个别调皮学生恨不得骑到头上拉屎撒尿,那样的老师很窝囊。我可不愿意做那样窝囊的老师,所以从一开始就很注重树立自己的“师道尊严”。可以说,我的教师职业生涯就是从树立自己的“师道尊严”开始的。

首先当然得有业务能力,把课讲好。这是基本面,是树立“师道尊严”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要条件。有的老师业务能力强,但生性软弱,降不住学生,维持不了课堂秩序,也很窝囊。

我自当代课老师起,课讲得好,已得到公认,自己也很自信。但担任民办老师开始几个月,也不断遇到几类特殊学生挑战我作为老师的权威。

刚开始给一个小学四年级班上算术课,还没讲几句话,坐第三排一个穿着整洁而与众不同的男生居然很不屑地横躺在长条凳上,一问才知道他是某某老师双职工的孩子。老师的孩子,有优越感,对其他老师也那样,爱坐就坐,爱躺就躺。那可是给了我一下马威呀,那还了得!血气方刚的我,不依不饶,就把他爸妈叫来,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从此不再敢挑战我了。

也有同族亲戚的孩子,不叫我“杨老师”,故意大声直呼什么哥,甚至直呼我小名,什么娃子,说我过年期间刚去他家做过客吃过饭,跟他爸下过象棋,跟我套近乎,故意调皮捣蛋,挑战我,搞得我很没面子。在学校场合,我可就得六亲不认,得严肃起来,不给这类学生面子,谁故意调皮捣蛋,一样狠。搞了几次,就没那种情况了。

还有我在上面讲课他在下面大动作玩东西或高声嚷嚷的刺头学生,必须制止。有时会大声点名呵斥,有时会罚其站立,有时还会扔粉笔头过去。有些学生至今还记得我粉笔头扔得准,说当时比较畏惧。那样一来,我上课就没人敢捣乱,课堂秩序没得说。

夏天中午时间,要求学生碰在课桌上安静午睡。有的学生,老师在时假装睡着,老师一走就讲话影响他人,甚至跑出教室自个儿去游玩。除非老师一直在教室,否则,午睡时间反而秩序大乱。我对午睡秩序的管理是,先去巡视一下,然后不规则“杀回马枪”,逮着谁要狠很批评,也搞点罚站之类的轻度体罚。搞笑的是,有个学生午睡假装用手盖着眼睛,却从指缝瞅着看我走没,我就故意站他身后,用手挡住他指缝,他偷笑,明白了。

每天下午放学,学生都要在大操场上集合,值班老师站在台子上用铁皮做的土喇叭喊口令训话。我第一次上去,面对500多学生的大队伍,有些胆怯,声音弱弱的,下面乱哄哄的,队伍整不齐,方寸有点乱,就有老教师提醒我,那样场合声音要洪亮,泼辣一些。第二次照此办理,就能号令500人的大队伍了。

我接任一个班的班主任不久,就有个学生称另一个学生偷了他的钢笔,把那个学生打了一顿。经了解,被打的那个学生根本没偷他钢笔,他钢笔也没丢,就放在家里。我就在放学前,没让那学生反应过来,直奔他家,问他家长是否丢了钢笔,家长说没有呀,还从家里拿出钢笔给我看。事实清楚了,再狠很批评那诬陷并打人的学生,没话说,认错道歉。这也树立了我作为班主任的威信,以后就没学生敢那样了。

就那样,不到一年时间,我算是初步树立了自己的“师道尊严”:不仅课讲得好,而且管得住学生,维持得了课堂秩序。

那样,学校领导就把难管的班级交给我。当时最难管的是75个学生的二三年级“复式班”,就交给我,让我当班主任。所谓“复式班”,就是两个不同年级的班,在一个大教室,一个班朝这面,另一个班朝那面,给朝这面的班级讲完课布置作业,再给朝那面的班级讲课。据说是因为老师紧缺,“复式班”节省师资。我把那个复式班管理得不错,当时的公社社长都知道,多次当面赞扬我。那复式班中有个学生不久前到北京开了家不小的酒店,恩施家乡菜做得很地道,恩施老乡们常那聚会。那学生就说,当年他们都有点怕我服我,我上课没人敢捣蛋。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此韩愈《师说》名言也。“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此《礼记·学记》名言也。回味那段经历,我以为,要做稳教师职业,做一个好老师,就一定要树立自己的“师道尊严”。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