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再平 > 探索适于村镇银行生存发展的商业模式

探索适于村镇银行生存发展的商业模式

 

  2012年12月3日,由桂林银行、金融时报社、全国地方金融论坛办公室共同举办的“桂银村镇银行第一届发展论坛”在广西兴安县举行,我在论坛上发表了《 探索适于村镇银行生存发展的商业模式》的演讲,此前金融时报等媒体已做过报道。为更完整准确表达本人观点,利用双休日整理完善了演讲稿,现贴上请网友分享讨论。

 看了听了兴安民兴村镇银行的典型经验,昨天还到百色右江华润村镇银行做了调研,感觉村镇银行成功的关键在于找到适合自身生存发展的商业模式。因此,我今天就围绕适于村镇银行生存发展的商业模式谈几点看法。

 第一,实现试推村镇银行的初衷,村镇银行还须继续努力。2006年开始试点后来全面推广村镇银行的初衷有三:一是填补县域以下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服务的空白,提高银行业金融服务的可得性、充分性,不断提升对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金融供给能力;二是增强县域以下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服务的竞争性,促使银行业机构不断改进金融服务,提高金融服务水平;三是助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助推农村、农业、农民新发展。对照上述初衷,第一点,填补空白,提高银行业金融服务的可得性、充分性,不断提升对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金融供给能力,初见成效了。2008年,中国银监会曾制订过一个“三年计划”,要求在合理评估未来金融需求,统筹考虑现有监管资源配置、政府扶持政策力度等因素的基础上,通过三年努力,与现有农村金融机构一起,基本实现县(市)及以下乡镇、行政村金融服务的全覆盖,不断提升对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金融供给能力。截至2012年9月末,全国共组建村镇银行799家,其中中西部地区481家,占比60%,应该说,较好地发挥了填补空白、提高银行业金融服务的可得性、充分性的作用。至于第二点,毕竟多数村镇银行刚刚设立开张,自身生存发展能力尚是问题,其竞争力的形成还需假以时日。第三点也可以说初见成效了,但也有个别村镇银行在当地吸存到大中城市放贷,有的村镇银行乐于与主发起行倒腾票据等业务,没有深入做村镇信贷融资业务,这是有违初衷的。总体而言,要实现试推村镇银行的初衷,“同志仍须努力”,村镇银行还须继续努力。“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谋定而后动”,推及村镇银行,就是要认知自己的劣势与优势,然后谋划适于自身生存发展的商业模式。

 第二,认知道村镇银行的劣势。一是县域以下乡镇地区,实体经济相对弱小,人们收入水平相对较低,对银行业金融机构而言,就是相对贫瘠的土地;二是规模微小,与大中小型银行相比,在规模上处于劣势;三是自身IT系统很难齐全高端,只能依赖母行或其他大中型银行;四是支付结算系统孤立,作为网络孤岛,支付结算,尤其银行卡的发行,受到严重制约;五是公信力不强,吸收公众存款难度较大。

 第三,认知村镇银行的优势。一是没有制度路径依赖,没有制度负担;二是反应、决策机制最扁平,链条最短,几无中间环节,反应、决策快,这方面,大中型银行只能望其项背;三是激励机制灵活,可以充分调动人的积极性、创造性,把人的潜能充分发挥出来;四是知根知底,贴近社区,亲近社区,这也是大中型银行很难做到的;五是有主发起行背景,主发起行的资金支持、治理结构以及企业文化,都是村镇银行特有的;六是针对村镇银行的若干特殊优惠政策。

 第四,探索适于村镇银行生存发展的商业模式。认知了自己的优劣势,就应进一步探索适于自身扬长避短而生存发展的商业模式。大致而言,有这么几点:一是定位于县域社区银行。据本人了解,村镇银行总部都设在县城,并未下到县城以下村镇,因此,倒不如将村镇银行定位于县域社区银行。“县”建制在中国具有两千多年历史,许多“县”的行政区化维持了一两千年,因而历史地成为相对稳定的“大社区”,以至于世世代代许多人的活动乃至认知半径仅限于县,所以古语有云“郡县治,天下安”。县域经济也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历史地形成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县域经济是最具中国特色、历史悠久的区域经济。在我国整个国民经济中,县域金融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国现有2070个县(市),拥有95%的国土面积,集中了近3/4的人口,贡献了60%的GDP,吸纳了65%的农村劳动力。不仅如此,由于县域经济是城乡经济的结合部,其对三农问题的解决、城乡差别的缩小具有特殊意义,是统筹城乡发展、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枢纽。如果说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是减少转移农民、减少农民、富裕农民,那么县域经济正可承担这一重要职能,即通过县域四、五线城镇发展吸收农民、富裕农民。过去说让农民“离土不离乡”,现在则可以提出“离土不离县”,倘若如此,则我们的城镇化就可避免一些发展中国家存在的包含大量贫民窟的“大城市病”,也可大大缓解正在困扰我们的一、二、三县城市与日俱增的“蜗居”问题。这当然就要一方面打造优良的县域创业环境,另一方面打造优良的县域宜居环境。这就需要相应的县域社区银行为之提供金融服务。县域社区银行大有作为。定位于县域社区银行,就要根植于县域社区,逐步培植自己的忠诚优质客户群体,着眼于打造县域社区“百年老店”银行,与县域社区经济长期共存、共生共荣。

 二是从金融普惠做起。先做填空工作,提高所在县域社区金融服务的可得性、普惠性、充分性。这就要善于发现并最大限度地满足所在县域社区的各种有效金融需求。

 三是着眼于助推三农发展。比如,农村非农产业、小城镇的发展,农业产业化、现代化发展,以及广大农民在农村或转移到城镇的发展,不仅是我国三农发展的大方向,而且是我国经济未来新的重要发展极。助推这样的发展,无疑是重大机遇。譬如,昨天下午去百色右江华润村镇银行调研,了解到该行通过“产融协同”经营模式,与华润集团希望小镇携手,以资金帮扶方式,促进当地三农发展,还专程去看了他们扶持的希望小镇,印象很深很美好。

 四是善在县域社区选项目、企业,尤其善选县域草根企业家。做银行,做金融,很重要的专业技能,就是善将恰当的钱借或融给恰当的项目、企业,尤其是企业家,只有这样,稀缺有限的金融资源才能发挥最大效应,产生最大收益。对村镇银行而言,就是要善在县域社区选项目、企业,尤其善选县域草根企业家。在熊彼特的经济发展理论中,企业家是不可或缺、不可多得的关键性角色,正是他们的创新,推动经济发展。企业家是专于、精于、善于发现市场机会并善于组织包括人力资源在类的各类资源实现市场机会的特殊群体。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取决于这样一个特殊群体的存在,县域经济的发展,当然也是这样。“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企业家就是经济发展的将才或带头人。做县域社区银行,当然也要善选县域草根企业家,善抓县域经济发展的将才或带头人。比如,兴安民兴村镇银行选择宏旺菌业有限责任公司,为其发放1500万元的贷款,让200多家农户年收入增加1万元,就是很典型的成功案例。

 五是善用县域社区草根金融智慧研发并营销适合县域社区发展的最佳金融解决方案及金融产品。何谓最佳金融解决方案及金融产品?首先是满足各种低端高端、简单复杂的需求,其次是控制成本、风险,最后是银行与客户双赢,都有利可图。这包括吸存与放贷两个方面。比如同样是吸存,通过研发一定的解决方案及金融产品吸存与简单拉存款,就很不一样。这就需要金融智慧,尤其需要县域社区草根金融智慧。

 六是善用县域社区各种社会组织资源。比如,党政、妇联、共青团、学校、街道等社会组织,在吸存、放贷,尤其风险管控等方面,都可成为为我所用的社会组织资源。用好了县域社区各种社会组织资源,往往可收事半功倍的效果。

 总之,只要知晓自己的长短,同时知晓县域社区经济发展特点,有针对性地扬长避短,就能逐步形成适于村镇银行生存发展的商业模式。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