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本人1992年博士论文《中国经济运行中的政府行为分析》核心论点提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对象为“政府集权型计划经济体制”,目标为“政府调节型市场经济体制”。为论证这一核心观点,论文引用了柳宗元的《种树郭橐驼传》,可谓“读《种树郭橐驼传》悟政府与市场之关系”。那段论述原文如下:

这种政府角色与市场的关系,就如聪明的“植树人”与“树苗”之间的关系一样。所以,我国唐代杰出的思想家和文学家柳宗元的《种树郭橐驼传》这篇著名的寓言对我们非常有启发。

 在这则寓言中,作者描写了一位叫郭橐驼的植树能手,并借那位种树能手之言针砭时弊:“我知种树而已,官理,非吾业也。然吾居乡,见长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旦暮吏来而呼曰:‘官命促尔耕,勖尔植,督尔获,蚤缫而绪,蚤织而缕,字而幼孩,遂而鸡豚。’鸣鼓而聚之,击木而召之。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故病且怠。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这则古老的寓言实际上讲了一个道理,即政府在经济运行中所扮演的角色应恰如其份。我们不妨将这种原理称为有关经济运行中政府角色的“柳宗元植树原理”。这一原理的基本要求是:

 第一,政府主体的基本职能应该是为经济系统的运行创造适宜的条件或环境,即“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

 第二,政府主体的运作要顺乎经济运行的自然规律,即“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

 第三,政府主体的运作应该保持适宜的度,即在为经济系统的运行创造适宜的条件或环境之后,就应该“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弃”,而不能像“反是者”那样:“爱之太殷,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这样,“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

国民经济的运行,就好比“树木的生长”,而政府主体则好比“植树人”。作用于国民经济运行的“自然力”,就是市场力量。因此所谓国民经济运行中的最佳政府角色,归根到底也就是要求政府主体恰如其分地调控和配合市场力量而作用于国民经济的运行,以使国民经济之树“无不活,且硕茂蚤实以蕃。”在本文作者看来,这就是政府调节性角色。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窃以为,那陈年旧货仍值得再自我推销一次,故将那段论述摘录出来供博友们分享。

话题:



0

推荐

杨再平

杨再平

416篇文章 1次访问 7年前更新

生于湖北恩施深山老林,吃过观音土,放过牛羊,做过篾匠,干过各种农活,当过中小学民办教师、教导主任。有词为证:“京城常梦,木屋青瓦,红薯包谷。让时光倒流,与牛羊共舞。野菜粗粮养顽童,为油盐,刃竹织篓。读了几句书,向往山外头。”于武汉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任该校及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中共中央办公厅、全国政协办公厅、中国银监会供职。现任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出版过《中国经济运行中的政府行为分析》、《市场论》、《中国:以全球战略眼光看欧元》、《效能观点:透视中国金融前沿问题》、《中国唱不衰》等专著。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