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再平 > 旧文新贴:论混合所有制

旧文新贴:论混合所有制

2003年10月,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提出,“要适应经济市场化不断发展的趋势……大力发展国有资本、集体资本和非公有资本等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刚刚闭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提及其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再次强调“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混合所有制经济”再引关注。本人2003年12月发表在《国有资产管理》上的《论混合所有制》,对此做过比较系统深入的论述,至今看来仍立得住,故旧文新贴,供博友们分享。

 

论混合所有制

 在《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中,“混合所有制”是一个关键词。《决定》指出:“要适应经济市场化不断发展的趋势,进一步增强公有制经济的活力,大力发展国有资本、集体资本和非公有资本等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使股份制成为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由此可见,建立健全混合所有制,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础性工程。

混合所有制何以如此重要?这是因为,混合所有制是改革开放的大势所趋,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伴侣,是动态有效的活性结构。

 

改革开放的大势所趋

改革开放前,我国所追求的所有制结构,首先是两种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后来改称国家所有制,下同)和集体所有制一统天下的格局,进而是集体所有制向全民所有制过渡的目标。据统计,在1978年实现的国内生产总值中,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成分所占比重高达99.1%,非公有制经济仅为0.9%;在1979年实现的工业总产值中,全民所有制占81%,集体所有制占19%,非公有制完全被排斥出去。

这样一种人为的所有制结构单一化趋势,后来被批评为“穷过渡”,这种“穷过渡”使我国经济走入死胡同,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也正因为如此,才有近20多年伴随改革开放而出现的对所有制结构向单一公有制“穷过渡”的反向趋势,即向混合所有制发展的趋势。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我国政府对非公有制经济的政策从放松限制到适当鼓励到积极支持,已成定势。相应地,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逐步下降,而非公有制经济比重迅速上升,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也已成为定势。

据国家统计局测算,在1997年实现的国内生产总值中,公有制经济包括国有经济、集体经济和混合所有制经济中的国有和集体成分,占75.8%。1997年和1978年相比,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下降了23.3个百分点,其中国有经济下降了14.3个百分点。在1997年实现的国内生产总值中,非公有制经济(包括私营经济、个体经济、其他经济和混合所有制经济中的私营和个体成分)占24.2%。1997年年与1978年相比,非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上升了23.3个百分点。非公有制经济不仅在总量上增长较快,而且扩展到国民经济的许多领域。在1997年各产业增加值中,非公有制经济实现部分所占比重最高的是“批发零售贸易、餐饮业”(53.8%),其次是“农林牧渔业”和“工业”(分别为27.5%和21.2%),比重最低的是“交通运输和邮电通信业”,也占10%以上。

来自国家工商总局的统计表明,到2001年底,全国个体私营经济从业人员达到7474万人,是1990年时的3.3倍。全国个私经济注册资本、企业户数和年营业收入分别21648亿元、2636万户和31132亿元,这三项指标分别是1990年时的43.9倍、2倍和20.2倍。截止2002年底,全国个体私营从业人员达8152万人,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企业提供的产值分别为7967亿元、15338亿元。

近年广受关注的浙江经验,就是大力发展非公有制经济。 经过20多年的发展,浙江非公有制经济已具有相当的经济实力,确立了在全省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2000年,全省非公制经济实现增加值2809亿元,占全省国内生产总值的47%。非公有制工业企业58.2万家,占工业企业总数的88.3%。个体、私营企业176.74万户,从业人员572.85万人。其中,私营企业单位数和从业人员分别为17.88万户和300.47万人,企业单位数居全国第二,从业人员居全国第一。个体私营经济增加值和从业人员均占全省非公有制总量的84%,分别占全省总量的40%和34%。 目前,浙江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已经实现从"必要有益的补充"向"重要组织部分"的跨越,为浙江经济的全面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2000年的非公有制经济规模是l978年的400倍,成为促进经济发展、增加财政收入、扩大外贸出口的重要支柱。非公有制经济从业人员和资本金分别仅占全省40%和30%,而增加值占全省的47%;2000年,非公有制企业缴纳税收267.3亿元,占全部税收收入的40.6%,其中个体私营企业缴纳税收116.3亿元,占全部税收收入的17.6%。就出口而言,非公有制企业出口的增长贡献率也高达79%。90年代,非公有制经济对全省国民经济的平均贡献率达56%。可以说,浙江省多年保持快速发展,一个重要因素是非公有制经济的高速成长。
    浙江经验的普遍意义就在于:所有制结构多元化、混合化有利于经济发展。这也就是为什么浙江经验这样广受关注和推崇的原因。毫无疑问,随着浙江经验的推广,我国经济的所有制结构必将进一步多元化、混合化。

这就是随改革开放而出现并将进一步发展的大趋势。

 

市场经济的必然伴侣

说混合所有制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伴侣,是因为它既是市场经济存在的必然前提,也是市场经济的必然结果,所以,只要发展市场经济,就必然会有混合所有制。

从宏观层面看,在单一的国家所有制结构下,是不可能有真正意义的市场经济的。因为真正意义的市场经济存在的基本前提是经济活动主体在利益和决策上具有相当的独立性,而国有经济的所有者只有一个即国家,这就决定了其内部各经济单位之间不可能是利益和决策相当独立的经济活动主体,从而也就不可能存在真正意义的市场经济关系。即使所有制结构并非完全单一的国家所有制,只要国家所有制占主导地位,就会是非市场经济关系占主导地位。在简单的两种公有制即国家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结构下,也不可能有市场经济的发展。集体经济与国有经济单位虽然是相对独立的经济活动主体,但由于国有经济单位不是真正意义的市场活动主体,所以集体经济与国有经济单位之间也不可能存在真正意义的市场经济关系。至于集体经济单位,虽然彼此之间相当独立,因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发生真正意义的市场经济关系,但由于其人员和资本的流动受到限制,因而它们之间的市场经济关系也是有限的。发展市场经济,就不仅必然要突破国有经济的一统天下,而且必然要突破两种公有制即国家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的一统天下。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首先必然是公有制与非公有制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宏观所有制结构。

而一旦这样的宏观所有制结构形成,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尤其是随着资本市场的开放,随着企业产权交易市场的开放,单个企业也就不可能保持单一的所有制结构了。因此,如果说宏观所有制结构的多元化、混合化是发展市场经济的前提,那么微观所有制结构的多元化和混合化就是市场经济发展的结果。不过,这种结果又成为市场经济进一步发展的前提。因此,可以说,混合所有制与市场经济的发展是互为因果的。

动态有效的活性结构

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的实践已充分证明:混合所有制是一种动态有效的活性结构。

这首先在于其开放性。形成混合所有制的前提,是企业所有权向所有类型的资本及其机构和个人开放。也就是,各种类型的资本都可以进入企业而成为企业资本的组成部分;相应地,各种类型的机构和个人都可以进入企业而成为企业所有者的一分子。这就使企业成为一个连续开放的系统。正是这种连续开放性,赋予企业进而整个经济社会以生命力。“问渠哪得清如许,惟有源头活水来。”按照热力学定义,所有具有生命力的系统都是开放的系统,它通过能量流动和物质循环而不断增加内部秩序。企业进而整个经济社会要成为有生命力的系统,当然也应该是这样的系统。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是一个企业运行的“第一推动力”,也是其“连续的推动力”,正是在如上所述连续开放的前提下,企业进而整个经济社会才可不断获得这样的推动力,从而才可不断获得生命力。

其二在于其包容性。既然各种类型的资本都可以进入企业而成为企业资本的组成部分,各种类型的机构和个人都可以进入企业而成为企业所有者的一分子,各企业进而整个经济社会所容纳的资本及其所有者就会多元化。这与改革开放前计划经济体制下追求“清一色”的公有经济成分或单一公有制的所有制结构,而绝对排斥非公有经济成分或多种所有制并存的所有制结构,形成鲜明对照。也正是这种包容性,赋予企业进而整个经济社会以生命力。“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各企业进而整个经济社会如果能像大海那样吸纳各种类型的资本和所有者,各种类型的资本和所有者就会在其中产生互补、聚合以至“1+1>2”的系统效应,其成长壮大就不乏后劲与活力。

其三在于其竞争性。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各种类型的资本及其所有者要进入一个企业,成为混合资本的组成部分,成为混合所有者的一分子,是要经过竞争的。而在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情况下,企业所有者与经营者之间也始终存在竞争。换言之,混合所有制中的不同所有者和经营者都是“互相独立的商品生产者”,“他们不承认别的权威,只承认竞争的权威,只承认他们互相利益的压力加在他们身上的强制,正如在动物界中一切反对一切的战争多少是一切物种的生存条件一样。”(马克思语)也正是这种竞争性,赋予企业进而整个经济社会以生命力。因为竞争的结果往往是优胜劣汰,而优胜劣汰又是各个企业进而整个经济社会保持强劲生命力的必要条件。例如,通过竞争,一方面进入优质或潜在价值较大的企业的资本及其所有者更有可能是比较优质的资本及其所有者;另一方面被优质资本及其所有者所接纳的企业也更有可能是比较优质或潜在价值较大的企业。如此“优优”或“强强”组合的概率提高,自然就会增强各个企业进而整个经济社会的生命力。

其四在于其有序性。不同类型的资本及其所有者的混合,是有序而不是混沌的的混合。所谓有序就是自发组织起来、按特定方式运作并发挥特定效能的状态。也正是这种有序性,赋予各个企业进而整个经济社会以生命力。按照现代科学的解释,具有生命力的活的结构都是有序结构,该结构可以处于一个总体不变的状态,但在其内不断进行着新陈代谢或物质能量的转移变换过程,各种过程的总和维持着结构的生命,使它处于某一恒定状态。混合所有制的有序性,集中体现在现代企业制度中。换言之,混合所有制借以自发组织起来、按特定方式运作并发挥特定效能的组织载体就是现代企业制度,其典型形态即股份公司。经过几百年年的探索和发展,活跃于世界各国经济领域的股份公司,多有相当规范的治理结构和运行方式,并在最大限度地追求资本利润和增加企业价值等特定目标方面,显示了强劲的生命力。这可能也就是为什么《决定》强调“使股份制成为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的根据。

其五在于其适应性。在混合所有制下,不同类型的资本及其所有者的混合,并非一次完成就固定下来的静止状态,而是不断调整、经常进出的动态过程。正是这样的动态过程,使之具有很强的适应性,也正是这样的适应性,赋予企业进而整个经济社会以生命力。一位古生物学家曾指出:“物种的存活更多地不是取决于它们的基因多么强壮,而是取决于它们适应环境突变的能力。”动态混合的所有制结构,使资本充分流动,从而使企业可大可小,可此可彼,可进可退,这就必然增强其应变能力。

综上所述,构成“活性”的几个基本属性,即开放性、包容性、竞争性、有序性和适应性,混合所有制都具备。所以,可以预言,随着混合所有制的建立健全,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将进一步充满活力。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