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再平 > 从粗放资产业务到精准资产业务

从粗放资产业务到精准资产业务

《中国银行业发展报告(2014)》发布暨中国银行业发展研究优秀成果评选(2014)通报大会今上午在京举行。我在致辞中对课题牵头单位交通银行和20多家参与报告编撰的银行所做的工作及其报告成果质量表示充分肯定并深表感谢。组织编写发布这个报告的目的在于为国内外、业内外研究、关注中国银行业的专家学者、新闻媒体和社会公众提供尽可能真实全景细化深入观察窗口。希望从事银行业研究的专家学者、新闻媒体以及关心银行业发展的广大社会公众透过这个报告客观、理性、实事求是地看待、研究、反映中国银行业,共同促进银行业科学稳健发展。
 

大约是前年某月某日在某大学与一政协常委共同参加一金融论坛,那政协常委上来就炮轰银行业支持实体经济不积极,他引用毛主席当年批评邓子恢的话,说银行业在支持实体经济上“像个小脚女人,东摇西摆,就是不积极”。他的炮轰引起哄堂大笑,我作为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脸上当然挂不住,如坐针毡。且不说毛主席当年批评邓子恢而搞大跃进已被历史证明为错,银行业支持实体经济能搞大跃进吗?所以我就报告中资产业务这部分内容借题发挥,重点阐述一个观点,即:“从粗放资产业务到精准资产业务”,要点如下:
 

从2008年62.4万亿增加到2013年的151.4万亿,其中信贷资产从32万亿增加到71.9万亿,5年翻了一倍还多。这与金融危机后欧美国家去杠杆化信贷收缩形成鲜明对照。银行资产另一面即实体经济负债或杠杆率,即银行业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从实体经济的资产负债或杠杆率看,人民银行的测算结果是:2012年我国非金融类企业率为106%,2013年进一步增至109.6%,中国社科院的数据为139%,都大大超出OECD国家90%的阈值,远高于德国的49%、美国的72%、日本的99%。据中国社科院的数据显示,国家债务余额总额在2012年末为111.6万亿元,杠杆率达到215%。不久前6月24日,国家审计署发布了2013年度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至2013年6月底,全国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20.7万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9万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6.65万亿元。审计结果同时显示,2013年6月底至2014年3月底,9个省本级为偿还到期债务举借新债579.31亿元,但仍有8.21亿元逾期未还。
 

上述数据表明,银行业这5年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就总量而言,不是不足,而是过量了,以至于去杠杆化势在必行。如果说支持不够,应该是结构性的。因此,很有必要强调从粗放资产业务到精准资产业务转型升级。
 

怎样从粗放资产业务到精准资产业务转型升级?一是信贷投放坚持商业、信用、审慎三原则;二是信贷投放以有效贷款需求为起线,或以有效贷款需求为必要条件,即贷款人必须具有足够的还款意愿与能力,后者即其运用信贷资金产生的现金流足以按约定的时间还本付息;三是对有效贷款需求也要按边际收益最大化原则有选择地去满足,或在众多有效需求中有选择地配置稀缺有限的信贷资源,以求信贷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最优境界;四是执行银监会有关贷款的“三个办法一个指引”,坚持“实贷实付”,以确保其流入实体经济;五是坚持全流程风险管控;六是运用大数据、云计算或互联网金融于前五点。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