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再平 > 六岁上学才晓得自己姓杨也才取了现在这个名

六岁上学才晓得自己姓杨也才取了现在这个名

我们那地方那时侯细娃儿们上学前都没有学名,只有小名。我的小名叫“海青”,据说是算命先生算了我命中缺水,就取了这名。我舅舅家几表哥表弟,算命先生算了命太贵,就取小名为沙牛、大牛、小牛、毛狗子、母狗子等等,难听极了。与他们相比,我这小名好听多了!但家里很少叫我“海青”,平常都叫“海娃子”,特别讨厌时就叫“海砍脑壳的”、“海挨刀的”、“海挨炮的”,特别喜欢时就叫“海青”,听爸妈叫我“海青”,就感受到父爱、母爱,特别感动,就有股暖流涌动!

六岁那年春节过后的一天,我在家屋左手边约一百丈远的杀牛坪(因有块平地常在那杀牛故名)放牛羊,腰里扎根草绳,草绳系着一串牛兜嘴、羊兜嘴(筐在牛羊嘴上防止其吃庄稼的藤竹编织的小筐兜),看到从小河坎上来了几个老师,为首的女教师,后来知道叫李美玉,很漂亮,而且后来就是我一到三年级的语文和班主任老师,她叫住我,摸摸我头,问我几岁了,我说不晓得,又问我姓什么,我倒很大胆回答说“姓海!”几老师一行到了我家,我也跟着进去了,才晓得自己六岁了,该上学了,而且不姓“海”姓“杨”,但还没有学名,要取一个。我爸跟我大姐就商量取什么名,我爸开始给我取的名叫“杨再品”(后来才晓得,“再”是排行,是老祖宗安排的,取学名就是取后一字),大我十岁的大姐,上过初中,在当地算文化人了,斜眼看了看挂在大门旁的薅锄(宽宽的,老家人又叫“榀锄”),就说“不好,别人会笑话他榀锄、榀草。”她想了一会儿,就想出了“杨再平”这名,当场就向老师报了名。

不过,直到十七岁那年我当了民办老师以后,家里人才不叫我“海娃子”,叫“杨再平”!

其实我也很喜欢“海青”或“海娃子”那小名,尤其后来上语文课读到“鸡毛信海娃的故事”,为我与英雄儿童团长海娃同名而暗喜;当然也喜欢“杨再平”这学名,尤其后来看小人书里有个杨家将英雄人物“杨再兴”,很是自豪!



推荐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