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再平 > 成都金融新观点:金融要为新一波实体经济创新潮推波助浪

成都金融新观点:金融要为新一波实体经济创新潮推波助浪

昨从悉尼转机广州飞成都,今上午出席第五届西部金融论坛,发表了“金融要为新一波实体经济创新潮推波助浪”的演讲,要点如下:

 
 
一)我国实体经济再中高速持续稳健常态化增长有待新一波创新潮。
 
过去30多年,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9%,得益于低起点改革激发人口红利,属低起点高速增长。高投资+高消耗+高出口+高污染支撑的高增长已强弩之末,
不可持续。
 
已然矛盾问题困境:
        •产能过剩。39个主要行业21个产能利用率低于75%。
        •产能依赖。另一方面,我国必需亟需尤其战略必需亟需的一些高端产业产品,又高度依赖进口,越是重要、高档、技术附加值高的装备,越依赖进口,自给率越低。比如,光纤制造装备的100%、集成电路芯片制造装备的85%、石油化工装备的80%,轿车制造、数控机床、纺织机械、胶印设备的70%被进口产品占领;高端芯片80%依靠进口,每年花的外汇上千亿美金,和进口原油差不多;我们的航海航空有了长足进步,水平也很高,但是发动机还要依靠外部的专利;我们的高铁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轴承、轮毂、轴还要进口;在国产自动挡乘用车中,80%左右搭载的是进口自动变速器,而剩下的20%也主要来自外资控股的合资企业。
        •能源依赖。原油58%、天然气30%多依赖进口。
        •产业低端。440种主要工业产品种280种我国产量第一,但多无自主知识产权及品牌。我国出口产品中,劳动力密集型产品占70%,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出口只占30%多点,低于世界平均水平42%。苹果手机在我国组装,其利润44%归美国,30%归日本,10%归韩国,我国仅3.6%。从国际产业价值链看,我国仍处于产业价值链低端,出口附加值很低,技术含量也很低。
        •环境污染。已到非常严重程度。
 
要摆脱上述矛盾问题困境,有待熊彼特式“企业家”掀起新一波“创新”潮,以对“旧生产函数”进行“创造性破坏”,打破经济静态循环。
 
二)新一波创新潮蓄势待发。
 
高起点全面深化改革方案,释放新的改革红利,将激发新一波创新潮。
 
李克强号召:借改革创新的东风,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掀起一个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 新浪潮。
 
30多年改革开放这所大学校培育壮大了熊彼特式中国企业家队伍。
 
潜在企业家群体:每年约700万高校毕业生+近3亿农民工+欲自主创业工薪阶层。
 
马云阿里巴巴上市成功成首富极大地激发了潜在企业家们的创业冲动。
 
世界第二但转化率世界倒数因而亟待转化的专利等科技成果累积。
 
三)为新一波实体经济创新潮推波助浪应成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重中之重”。
 
既要金融普惠,也要金融重点。为新一波创新潮推波助浪即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重点,并“重中之重”。
 
好钢用在刀刃上,“创新”可谓实体经济之“刀刃”。
 
金融支持企业家创新可以“激光原理”类比。激光,被称为“最快的刀”、“最准的尺”、“最亮的光”、“奇异的光”。其原理即处于高能级的原子在光子的“刺激”或者“感应”下,跃迁到低能级,并辐射出一个和入射光子同样频率的光子,此称“受激辐射”。由受激辐射产生的光子与引起受激辐射的原来的光子具有完全相同的状态,即具有相同的频率、相同的方向,完全无法区分出两者的差异。这样,通过一次受激辐射,一个光子变为两个相同的光子,意味着光被加强,或者说光被放大,由此形成“激光”。换成金融、经济语言:“金融”相当于“光子”,“企业家”相当于“高能原子”,“金融支持企业家”相当于“光子刺激高能原子”,“创新效果”相当于“激光效果”。
 
回归纯经济学语言表述:“所谓资本不外乎企业家把所需的具体的物质资料置于自己支配之下的杠杆,是为达到新的目的而处理物质资料或给生产指出新的方向的手段而已。”金融金融为实体经济创新潮推波助浪,即通过金融体系创造信用,转移或集中购买力,最大限度赋予企业家以支配资源进行创新的权能。
 
这应该成为当下及今后一个时期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重中之重”。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