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再平 > 与牛羊共舞的童趣

与牛羊共舞的童趣

我五岁开始放牛。那么小,怎么降得住牛?我爸当时这样给我壮胆:“狗眼看人小,大人也敢咬;牛眼看人大,细娃儿它也怕。细娃儿在牛眼里就跟大人一样,你牵牵这牛绳子,它就跟你走!”我接过牛绳子,那牛果然跟我走,也没脾气。爸笑笑:“是不是?”从此我就敢放牛了。

当年我家屋右手边有一大片荒坡,叫“荒坝坝”,春夏秋三季草都很茂盛,周围团转的细娃儿们早晚都喜欢把牛羊赶到这里来。成群的牛羊“哞哞咩咩”叫声此起彼伏。老实的牛羊埋头吃草,吃饱了得意时就摆摆彪。顽皮的牛羊蹦蹦跳跳,串来串去。好斗的羊们前脚举起,后脚直立,轰地一下,头角撞得嘣嘣响。威猛的水牛,叫声尖细,横着眼不让黄牛靠近。最不安分的骚牯子骚羊子,时不时就对母牛母羊进行性骚扰。细娃儿们或在一旁挑逗吆喝,或相互打斗玩耍,……妙趣横生的荒坝坝,至今仍时常在我脑海浮现。

我放的那头牛是队里少有的耕牛,黑黄色,从小就骟了,比较老实。犁田靶田是有点技术含量的农活,一般谁主犁田耙田耕牛就归谁家放养。我常看我爸赶着它犁田耙田,爸那神气,牛那神气,在田野里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耙田,爸两脚前后叉开踩在耙上,左手用根带勾的棍子拉着,右手拿着牛鞭子,嘴中不停地吆喝,让牛拉着在田地里来回挪移(目的是把土耙细了好播种),人在耙上缓缓移动就像腾云驾雾的神仙,真让我羡慕!我曾试着踩过几次,可能是体重不够,也可能是没练过,就踩不稳,耙不了,以后也没学会,只能勉强使牛犁犁田。

但我却是骑牛高手。牛背那么滑,就个肩膀能抓,我就能稳稳地骑在牛背上,有时还不用掌手。有一次,我骑着牛在刚收割完水稻的干板田里游玩,几个小伙伴来了,让我两手拿着柿子,他们使劲地赶牛,也没把我摔下来,真好玩!

不过有一次,我一个人在一个山坡上放它,快回家时我骑上去,走一段下坡,它突然小跑起来,把我给摔到一蓬刺藤上,刺藤下面就是两三丈的悬岩,若不是刺藤挡挡,后果不堪设想。

放了几年,这牛跟我感情越来越深。摸摸它脖子,它就乖乖伸过来,享受地让你摸。在它后跨下摘草皮(一种吸牛血的小指头尖那么大的寄生虫),它就感激地抬起后腿任由你摘。它喜欢喝尿,每次给它尿喝,它喝完后总偏着头露出白白的腮牙,像是在笑,当时就认为那是牛在笑!

不过,那么温顺的牛,有一天早上却差点儿把我给顶没命了。那天天刚麻麻亮,大人都还没起来,我就起来进牛圈,准备把盘在牛角上绳子解开,拉它去荒坝坝吃带露水的嫩草,它突然站起来一头把我顶在石墙上,一下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尖声大叫,爸急忙赶来,它却不顶了,原来是那牛睡久了起来伸懒腰的。所以我也不怪它,仍然很喜欢它。

后来我们家又添了几只羊,那就更有趣了。羊们似乎更通人性,更依恋人。刚刚生下的小羊羔特别可爱,那咩咩的叫声,总像在说什么,或要表达什么,有时它们还围着人撒娇。羊们特别喜欢吃嫩檀木树叶、木梓树叶、地瓜藤叶,不过要挂着保鲜,丢在圈里踩踏了它们就不吃了。羊们比牛更喜欢喝尿,所以只要一撒尿,它们就围过来。这样,近处召唤它们就只需做个撒尿的动作,远处召唤它们就吆喝“喝尿喝尿”,它们就来了!我最多时放了九只羊,跟它们感情特别深,我一走它们就跟着走,一跑它们就跟着跑,突然站着,它们前腿就往我身上搭。所以,即使经过庄稼地,也不用给它们带兜嘴,只要我一跑,它们跟着跑,也不进庄稼地。

当然,放牛放羊最烦心的就是它们偷吃庄稼。细娃儿们在一起玩忘了形,一不小心,它们就跑进庄稼地去偷吃麦苗、稻苗、包谷苗什么的。如果被发现,就要扣大人的工分,一棵苗扣一个工分,十棵十个工分,大人一天的出工就白干了,大人当然很心疼,就会狠狠地打放牛放羊的细娃儿。为这,我挨过好几顿打。有一次,我放牛时在河里抓鱼,搞忘了,那牛不知什么时候跑去吃了好大一块稻秧,我爸拿根细棍子,照着我腿一顿好打,真让我长了记性。不过,我也躲着把牛狠狠打了一顿。现在想起来,放牛放羊挨打也是很有趣的。

我家那头耕牛,一直伴我渡过青少年时代。记得大约是我担任民办老师的那个冬季,它不吃不喝,只站不睡。所谓“好牛不站”,那就是病危了,就让它站在我们家门前的葡萄架下扯露水延缓生命。我回家就看看它摸摸它,看它眼里充满泪水,头轻轻摇晃,鼻孔喷着微弱的水气,似乎要表达什么……牛没了,童趣也没了。



推荐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