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今下午出席武汉大学在京举办的“2014中国与全球金融风险发展报告发布”暨“中国与全球金融风险论坛”,借题发挥发表了“实体经济转型升级需金融业更多更有效为之经营风险”的演讲,要点如下:

 做金融有两极端,一是罔顾风险而乱作为,二是远离风险而不作为,两者都要不得。

金融的本质在于跨时空交易,这就决定了金融为高风险行业。管控风险并非远离风险,而应寓于经营风险之中。只有在经营风险中管控风险,才算守住了金融本业,否则,偏离金融本业,其管控风险,即无金融价值。从某种意义讲,金融就是专于经营风险的行业,不经营风险,要金融做甚?可以说,零风险即零金融。

所谓专于经营风险,一是勇于承担风险,二是精于分散风险,三是善于管控风险,四是妥于处置风险。

正因为金融业专于经营风险,这样那样的跨时空交易才成为可能,风险成本不断下降才成为可能,资源的跨时空配置不断优化才成为可能,社会福利的不断“帕累托改进”才成为可能。

英国撒切尔夫人执政时,对比英美经济,发现其经济发展活力之所以不如美,重要原因之一即美有活跃的风险资本,而英没有。都知美国新经济很大程度得益于硅谷,却鲜知硅谷得益于风险投资。可以说,无风险投资即无硅谷。乔布斯的苹果I升级为苹果II,正是得益于风险投资家马库拉的25万美元。

正是社会福利的不断“帕累托改进”,便赋予金融业经营风险以价值。所以,经济社会广泛存在的这样那样的风险,于金融业而言,恰好是其市场机会。金融家即专于善于发现基于各种风险的有利可图的市场机会,并依托特定金融机构组合资源,实现其所发现的有利可图的市场机会的专门家。

随着利率市场化、市场准入放宽等市场化金融改革的加速推进,存在于低风险“优质客户”的市场机会及其盈利空间愈来愈少愈来愈薄,这将倒逼金融业转向经营高风险“非优质客户”。所谓“客户下沉”,亦即“风险提升”。金融业应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言归主题,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其展开版包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三农转型升级、绿色经济、科技成果产业化、过剩产能转移、兼并重组、企业、资本、本币走出去等等,无不充满这样那样的风险,因而特别需要金融业为之经营风险。没有金融业为之经营风险,实体经济转型升级要么举步维艰,要么猴年马月,要么根本无望。

一言以蔽之,实体经济转型升级需金融业更多更有效为之经营风险。 

话题:



0

推荐

杨再平

杨再平

416篇文章 1次访问 7年前更新

生于湖北恩施深山老林,吃过观音土,放过牛羊,做过篾匠,干过各种农活,当过中小学民办教师、教导主任。有词为证:“京城常梦,木屋青瓦,红薯包谷。让时光倒流,与牛羊共舞。野菜粗粮养顽童,为油盐,刃竹织篓。读了几句书,向往山外头。”于武汉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后任该校及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中共中央办公厅、全国政协办公厅、中国银监会供职。现任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出版过《中国经济运行中的政府行为分析》、《市场论》、《中国:以全球战略眼光看欧元》、《效能观点:透视中国金融前沿问题》、《中国唱不衰》等专著。

文章